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

园林资讯网 11 0

  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

  胡石

  别署龙溪山人,1957年生,右军故里人。尝就职于临沂画院,受聘于中国艺术研究院。追文人画,参与“新文人画”,现居京郊小筑。

  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

  道心惟微 荦荦大端

  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

  草虫,平常的自然语言。草虫,独特的艺术世界。尽精微,致广大,此是低到草丛深处俯察品类之盛的眼光,此是超拔于微观世界仰观宇宙之大的视野。君不见掬水月在手,君不见草间嘤鸣亦是广大世界?

  看一个人是否有艺术贡献,要放在历史的纵横坐标中来考量其创造性,看其是否为我们提供新的审美感受、新的审美经验,开拓新的审美疆域。我们的文化里原本生长着一派“无人”之草野,从《诗经》中那片古风悠然的土地开始,历经秦汉的明月、魏晋的大风、宋元的虫鸣,终于蔓延成两千年的水墨风雅。嘤鸣于野,道心惟微,天地自然赋予东方人以敏感的审美神经,这天然的敏感里,对一草一木一虫一鱼那种温情的体煦,即是哲学观念的“齐一”,即是对天地宇宙的观照,化身笔墨藏相,在相对的审美视野中,草虫,这种平常到再也不能平常、朴素到再也不能朴素、微小到肉眼之内再也不能微小的“物”,遽然腾冲为广大世界,真地籁也,真造化也,真奇迹也!

  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

  芳草萋萋,虫鸣嘤嘤,涓涓水墨,天长地久。沿着水墨的上游一路走来,驾一叶美学的扁舟,摆渡进两千年后胡石的草虫世界,我们的眼前为之豁然开朗:分明一派活泼之莽野,分明一派拓展之生机,渺渺乎,茫茫乎,愈远愈微,愈微愈大,终于那么的分明,那么的可感,那么的庞然而具体。

  回望画史,草虫风气若以“杨修与魏太祖画扇,误点成蝇”为起点,则要上溯至三国时期。梳理草虫画史,以水墨丹青形容纸上,则要从五代黄筌《写生草虫图》说起,之后,宋画兴盛,以赵昌为代表,草虫多为工笔,一开始就唱出了高音,蓬蓬勃勃,精灵通透,格调极高。至元代钱选写意精神微澜,高则高矣,然未能强化推进形成大风。元以后,草虫一脉潜入地下化身暗河涌动,明清画史除孙隆没骨写意偶然兴起则几无草虫身影。至民国,湘潭白石坞人齐璜忽然将草虫一脉掀起巨浪,将草虫生趣与乡野生机一并抒发了出来。齐白石之后,胡石承接前人余绪,将草虫之风接了过来,定位坚定,路数明晰,笔思转新而不拘陈法,恣意写之,纵情挥之,俯仰之间,已成拓展,创造了独特的艺术语言,遂成个性独卓之美学风度,开大写意草虫之风气。相对于齐白石,胡石草虫有如下不同:

  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

  一曰工与写。齐白石的草虫以工笔为主,物尽其形,状物摹写。写意草虫偶尔为之,数量极少,其意在玩。胡石草虫则为写意,物尽其意,非工笔,不罩染,纯粹书法用笔,参古法,用骨法,虫之躯体、翅羽、关节、触须皆笔笔写出,精爽之至,彰显的是中国画的魂魄:写意精神。胡石草虫上承五代,脱胎于宋元,观照时代精神,最终达于性灵抒发。与齐白石之不同,区分在于用笔,根源在乎文化。

  二曰主与次。齐白石画虫为花卉补景,非画面主角,起到烘托作用,为美学调味品,其作品实为花鸟画。胡石画虫,虫为画面主角,直截了当,花草果盘退而为补景烘托,其作品实为草虫画。翻阅画史,作为花鸟画的二级学科,草虫一直未能壮大独立,但在胡石这里得以强化推进。

  三曰色与墨。齐白石草虫设色力求还原物象本来,当红则红,当绿则绿,当黄则黄,当灰则灰,或间以调和,色彩斑斓,状物逼真,以写实为能事。胡石草虫设色单纯,以水墨为主,偶尔参以赭石、藤黄、花青,施色极少,然以少胜多,以无胜有,于简约中体现意味之丰富,以达意为旨归。

  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

  四曰热与冷。齐白石草虫画面色彩对比强烈,红花墨叶,绿波紫烟,草虫穿行其间,一派生活热烈。老人草虫中有阳光,俨然眼下白昼,园中花前,热闹丰盛,蓬勃不已,于“草虫之外”不逮,画面意境妙则妙矣,然略失浅显。胡石草虫画面虚灵静笃,于空白出见充实,题款冷逸超拔,强调诗性和禅机,恍兮惚兮,满纸月光,所以超脱,以至于高贵。需要强调的是,胡石画中虫蛾皆金刚不坏之身,是草虫,又非草虫,因其表达了“草虫之外”,咫尺之间,意境深远。

  五曰情与性。源自老人一颗天真好玩童心,齐白石草虫指向田园野趣,强调自然气息、形神兼备、生活真实。田间河畔,房前屋后,鱼游蝶飞,蛙鸣蝉吟,童年追忆,皆以情绪表达为主。胡石草虫则孕于自然,发自灵府,出之书卷,直指本心,笔下草虫以形写神,得意忘象,非拘束于自然翕张,而力求还原生命本真,表达的是心性。

  六曰趣与机。或曰生与化。白石老人乃重乡土之人,一生向内追趣,对准世俗生活和世俗情趣,追忆似水流年,童年趣事林林总总不可忘怀,晚年尤甚。于是,其草虫皆为其好玩之心呈现,趣味可人,思乡之愁宛然眼前。胡石乃心性超脱之人,目光外射,追流荡天机,读圣贤书以养高格,审美视野虽落脚于草虫,但其审美视野却是向外放射,所绘草虫是草虫,却非此间草虫矣。

  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

  此外,若以拘与放、收与纵、状与势、象与相、传统性与现代性、自然气与英雄气诸角度比较亦有章可循,可得出诸多区别。

  胡石追文人画,擅山水、花鸟、人物。大约二十年前,他忽然决定要为自己找一个明确的艺术方向以期建树。在顺应画史规律的前提下,他扫描画史,找出空白,对准写意草虫,开悟性,发真心,施猛力,廿年锤炼,大象成焉。

  宇宙是一个向大的过程,亦是一个向小的过程。悟性高低决定念想,念想高低决定眼界,眼界高低决定过程。宇宙即存在于一念之间。草虫虽微,却可以映射宇宙,观照道心,诉说生命,启迪人生。艺术之魔力真不可一言以尽。沿着水墨的长河溯流而下,胡石草虫世界为我们开拓了草虫一脉美学流域,画史的空白长出了蓬勃的笔墨。这是一种贡献,一种关于笔墨美学的贡献,更是一种文化。文化是残酷的,文化的发展却是这残酷开出的花,这便是文化的前进。只有发展了,成为了标识,才有留在文化中的资格。鉴于胡石之气格胆识、历史眼光尤其光明心性,他的草虫世界这般雍容正大,这般光芒自在,这般不言而喻。

  或曰:道心惟微,荦荦大端,草间嘤鸣唱大音。读胡石草虫,观自然大化,天机流荡,游园惊梦,亦足以畅叙幽情。一颗凡心,一颗世俗之心,与此无缘矣。

  大凤 2020年6月10日夜于石头小记草堂

  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

  以上就是关于《荦荦大端(荦荦大端——胡石的草虫世界)》的百科答疑相关内容,希望能够解决大家的疑惑,今天就介绍到这里了,如有更多疑问,请查看百科答疑。

标签: 荦荦大端 胡石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